Aquamarine

一个人亲手种树的地方会变成幸福的所在

远洋与群岛

写追星小论文,大概算得上我最喜欢做的事之一。这么个特别的日子,不写写废话好像还对不起它的存在,有点不合情理的意思。于是——


其实,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该从哪里说起,怎么说才好。我这个人奇怪就奇怪在这些地方,平时闲得感怀一大堆,真正临到正经时日,需有真情流露,思想言语又寡淡空洞,道不出我千万分之一的热血。如果世上真的,有两种模糊,一种源于思想感情的贫乏,只能用语言来代替思想感情;另一种源于语言的贫乏,语言不足以表达丰富的感情。那主观安排,我是第二类。


好像说到什么,脑袋里第一反应就是歌词,你看到今天就夏秋六周年了,我下意识就写“爱你这回事整整六年”。也许是无限循环的饭制,始终萦绕的旋律歌词,就连取个标题都是“那里有群岛和难跨越的远洋”直至奉上。我回头看看以上,废话一堆也没个主题,竟然“废话浪漫熬过了几个寒冬”又浮现。这样写下去,怕是歌词联想总结现场,那就此打住。


我的心思经不起推敲,简而呈现的,无非是我拿“唱歌”一事当了情怀。当然,今天这个日子本身就是因一首歌而存在,借题发挥给自己无伤大雅。16年的夏天,我看到有博主发表评论:“在你很小的时候,有记者问过你在舞蹈方面想和谁一样。你想了很久,很无措。你说你就想做个专业的原创歌手。今天的你在聚光灯下舞步霸气,台下尖叫不断。这些很好,只不过不是你真正渴望的。想听你心底的旋律节奏,想听你唱歌弹琴,想再看一眼你谈起音乐时闪闪发光的眼睛。”我把全文摘下,不知当时怀着怎样的心态,现在看来都是无奈。


次年春天,俊凯参加北电艺考,媒体蜂拥围堵;夏天,高考捷报,离开了校园以及重庆;秋天,正式进入北电校园表演系,成为大一新生。那个“中央音乐学院。”“我也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有口无心还是失约了,我很难过,这场景就像,那时候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环游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我就此写过一个故事,故事内容狗血虐人,却硬生生被我按上个完满的结局。我明白这是种徒劳无益的自我安慰,可彼时的我还没学会开导自己,被各持己见的说法牵扯,我很想回避,可忍不住搜罗各方消息。终于看到有人说,中央音乐学院并不适合流行音乐的深造,给不了他们前程,更无法实现他们的梦想。很奇怪,有时候一个问题不停的问了一千个人,也只是想找一个和自己心里一样的回答。我并不是想知道正确的答案,只想找认同,然后让自己心安理得的继续下去。即使九百九十九个人都说不是,你也不会信;即使九百九十九个人说是,你该不信也依旧不会信,会斩钉截铁摇头,然后说一通冠冕堂皇的论调来证明。 


我缺的不过是个台阶顺势而下,却还要麻烦别人递到脚边。


人最终喜爱的是自己的欲望,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个自以为是的“初心”,不应该是“中央音乐学院”,它不过是无数附庸产品的其中之一,删繁就简的内核,仅仅是“唱歌”就够了。只要是那个目的地就好了,管它路程的遥远漫长历尽曲折呢。心平气和帮情绪找到出口,回想起来,也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娱乐圈以符合大众口味塑人,作为艺人就是被消费的产品,要让市场买账、粉丝花钱。歌手,创作型歌手,不如综艺圈粉,不如演戏圈钱。“律师和小丑勾结,民代和财团签约,善良和罪恶妥协,越来越大的企业,越来越小的公园。”上层的施压、流量的曝光、资源的橄榄枝,捞钱、红利、对赌……甚至你我都看不见的合约。


无意间的走红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经纪公司不成熟,摇身一变成为正式艺人的他们也是一头雾水。所有人都摸索着过河,为蝇头小利消耗着人气,专业不足得罪了不少人,所有的隐患像颗定时炸弹。每过一天每红一天都带着侥幸。独食一份的市场让人眼红,当然有不少人虎视眈眈心有不甘的想要分一杯羹。有人从中作梗,有人暗中使绊。一步错便是深渊。我不是阴谋论者,可的确人在达成某样目的前,会因形势所迫,不得不做出很多身不由己的选择。活着,好辛苦,被四面八方的铁链捆绑着,稍稍一动便会破皮流血。


我选择相信,因为我喜欢的是这两个人,无关附属的其他。我要做的,应该是信任,是支持他们的任何决定,是无条件站在他们的同一方。


14年俊凯在给小源十四岁的生日信中说,“那个时候,每周六早上,我们都可以在录音棚,唱自己喜欢的歌。”这封至今仍被拿出来反复琢磨研读的信提到了一切后续的起源,略略几笔带过,那个场景显得如此简单又格外生动,而就是这样普通的描述如今却难以重现,再多留恋一秒都是心酸。“第一次见你是在11年的时候,那个时候还和你不是很熟......那个时候我们出去吃饭,你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吃,也不和我们讲话。后来开始跟我一起上声乐课后,才开始对你慢慢熟悉起来。”我不知道是不是任何以“那个时候”为话题开头的故事都有让人陷入回忆的无措,总之我无法抗拒随着这段话袭来的伤感,无论我重温第几遍。


暂撇“我们还有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讲未来要说的话。”不谈,我很心动的还有以下,“上次在漫展的时候看到好多人,我们都很兴奋。但是突然想到了我们可以在这么多粉丝面前开演唱会的那天,你心里应该也这样想过吧。那以后我们也要更加努力了。”你看,这个“那天”是我构建的未来,而“我们”是我把你也算在了我的未来之内。关于梦想的私人领地,我为你独留了一片风景。


不过,先停一下,为什么你如此笃定他也这样想过?


你有没有半分犹豫,如果这一切都是你的偏执呢?让我们把时间倒回最初的开始,小源怎么形容自己进公司的?答曰:“捡趴活。”


霍金明明说过,他在《时间简史》里的因果倒置概念有缺陷。即便宇宙坍塌,也不会因果倒置。


于是你的宇宙轰然倒塌。


小源在联合国接受了采访,记者问他是不是从小就有一个当歌手的梦想,他听罢爽朗一笑,“并没有,从小就没有。”继而,他为了佐证自己真的没有,还补充解释,“从小的梦想就是赚钱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买个大房子,然后就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结婚生孩子,就这样,很简单。”你尚未出现时,我的生命平静,轩昂阔步行走,动辄料事如神。如今,惶乱、怯弱,像冰融的春水,一流就流向你,又不知你在何处。


所以,你猜《因为遇见你》是在写什么。


我突然想起,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我爱你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还因为为了你我能做成的事。我爱你,因为你能唤出我最真的那部分;我爱你,因为你穿越我心灵的旷野,如同阳光穿透水晶般容易。我的傻气,我的弱点,在你的目光里几乎不存在。而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却被你的光芒照得通亮,别人都不曾费心走那么远,别人都觉得寻找太麻烦,所以没人发现过我的美丽,所以没人到过这里。


“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部改变。”是不是你们第一首合唱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就早把波澜壮阔的情节埋好了伏笔?


师兄,我们一起唱歌吧。
想想你那个点击量500多万的歌啊。
王俊凯,唱歌,为什么这么难过。
这首歌就是每年必唱。
想去伯克利。
歌手是梦想,演员是生活。

他唱歌很认真。
你不要嗓子了是吧。
那是我们以前一起唱过的歌。
大家安静一点,他刚刚听不到节奏了。
还是会选择唱歌。
音乐是我从来的梦想,表演是我现阶段就要去学习的一个事情。


祝你十八岁快乐:就希望能够好好的唱歌,然后唱出最好的歌声给所有粉丝,给大家听。

祝你十七岁快乐:就希望像这个喇叭一样,把自己的声音唱给全世界听。


“因为遇见你,一切就注定。”注定了什么?注定我有了一个崭新的英雄梦想①,注定我贪恋跟随你身影昂首阔步走在通向高地的征程②,注定我喜欢你偏袒你维护你想念你③,注定默默守护一生一世④;注定你乏味难熬的平日注入了一股鲜活动力⑤,注定你右侧肩头有了永远紧紧粘合的我的肩头⑥,注定了你喜欢我担心我照顾我唠叨我⑦,注定犯蠢吸引一心一意⑧。


我不经意间路过了你的世界,凑巧当下你的世界正好空缺,于是你拉住拽住拖住我的衣袖,我不过是顿住回了头,看进你眼底的烟波蓝,警钟大响,心道不妙,于是黏住的脚再也没迈出你的方圆之外。你牵着我跑,跑到万人敬仰的舞台中央,我们唱的歌回声都把我摇晃。你让我看见了最亮的追光,它打在我的肩上都会发烫,于是我相信了你描述的前方。未来对我而言是个模糊的轮廓,似是而非。我怀揣着一个朦胧的梦境,你却赋予了它具象,后来你的梦想就成了我的向往。许相同的愿望,去相同的地方。直到某天我突然发现,我再也无法在炽热灯光下给你一个拥抱,我想不通为什么山河阻隔,逼迫两手空空,明明是亲手筑起的云外,为什么会成为惨白的高墙。我不甘心就此却步,攥着凭紧握双手连通的血脉里流淌的孤勇,我没有温柔。


你要放弃吗?
当然不要。


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是举箸前莫名的悲伤,是记忆里一场不散的筵席,是不能饮不可饮,也要拼却的一醉。我选择了等待,这意味着我要放弃很多欲求,我必须得心甘情愿接受石子激起三层水花又沉入河底,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像对着一口深井大吼却听不到任何触底回音。


去年暑假《我们的少年时代》热播,环岛的唯饭路人一堆,多到我以为他们组织了旅游团前来小岛度假避暑。当时有位岛妹热心提醒,“想想如果等死的合唱会永远没有,说句不好听的,人家可能一辈子只是到竹马了,但你还是要死命砸钱,还要永远温柔的去爱他们……把这些想透了再坚定的上岛吧,毕竟糖、激情和丧是特殊,日复一日的你看不见的陪伴才是生活。”


我们之所以相信和祝福奇迹,是因为我们真的见到过。至少有那么一个瞬间,我开始相信,或许人们来到这个世界,不只是为了观察规则和学习妥协,也为看到太阳,和赞美偶尔美好到不可思议的世界。


8月6日群访记者问到,关于五年中最记忆深刻的场景,小源说:“我的话就是好几年前一起去台湾玩的时候。”8月12日工作室发了俊凯的台湾行分享视频,他说:“之前去台湾就已经吃过给了,这是在同一家店吃的。”《非虚构成长》里同样有大段关于第一次去台湾的描述,他回忆起来连文字都在纸上雀跃。因为他的故事里总会有另一个人,连长大也不会篡改这件事。我们仍未知道记忆的哪部分与这个人有关,但是有一点,我们看到的太少了,而他们走过很多。他是不定,是恒定,是补足他所有故事的另一块拼图。没有谁会成为另一个人每时每刻任何事情的缘由,但连你都念念不忘的记忆,根本不需要担心他们还记得吗。最清晰可见的部分,一直都是属于他们的。


kyzy问湾湾行在你们心里是白月光吗?我没法回答,只能悄悄点了个赞。怎么形容呢?那像是一支牵手就能跳的舞,一次踩着浪花就回望的头,一把搂住就扛上肩的重量。无数个浪漫夏日梗的发源之地,符合了我不该有的悉数幻想。那年夏天好像过去很久了,细细回想又仿佛历历在目。我记忆中最好的夏天,它闪耀着一切应该属于夏天的样子,而它的确结束了。那年夏天很好,可我们回不去那桃源世外,未来是坦途,它始终只应做回忆珍藏。怀旧男孩比我想象更有情怀,回忆是他宝贝的礼物。忘了谁说的,如果不能拥有,我们唯一做的就是不要忘记。那看你偶尔谈起过去,抛开伤感留恋,我会有点开心。


当同龄人偷偷弄发型偷偷在校服里面变花样偷偷涂一点唇膏的时候,我们已经身着华服被万人赞美抨击被流言纠缠。走过南北,你的眉最黑,眼最亮,唇最红,下颔的形状最浪漫,可我不是因为这才喜欢你,漂亮的人那么多,只有你和我一起头发短短脸蛋圆圆大汗淋漓走过街走过巷,我的手心的你的汗几年没干。


14年小源登机牌丢了,俊凯一边数落小源粗心,一边拿着自己的VIP登机牌去陪小源坐经济舱的摆渡车。15年韩国行,被机场人流冲散,俊凯先出去,车停在马路边,工作人员说换个位置等,俊凯说:“不要换位置,就在这里等。”16年生日会唱完绿光的第二天,强行双人机场,俊凯在机场等了小源十分钟,然后俩人在机场磨蹭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出来。2018年8月6日,俊凯退票重买,和小源一起回京,久违的双人机场。大概很多人都忘了,五年,十七次,从北京到重庆,俩人一起回家的样子。他们走过越来越多的机场,到达越来越多的城市,越来越短暂的停留,加速奔波的脚步甚至将他们分开,各自飞往世界。可是他们总是从那个起点、那个坐标、那个被叫做家的地方出发的,而一个轮回后又重新落定此地,就算这趟旅程的时间被无限拉长,它也终有归期。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


以前希望你们灿烂耀眼,登上顶峰天下无敌,现在又想你们单纯快乐,拥有丰富灵魂和饱满热情去过向往的简单生活,不必有或高或低的飞行,不必辗转舟车奔波于家的千里之外,不必有当下年少本无需透支的烦恼,不必收敛起你们的青春张扬毕露锋芒。可我又舍不得看你们光芒褪去掌声散尽离场的模样,人真的是个很难伺候的物种,我嘴上可以说着无论怎样只要你们今后安稳幸福就好,可心底还是希望,你们,可以不一样的。


改签这事第二天一睁开眼就上了热搜,产品掐架,顺带走程序式的岛民跟着遭殃。心烦意乱,我在想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本?什么是末?可这就像思考三个终极哲学问题一样,令人费解。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一样东西,就必须得失去另一样,甚至其他好几样呢?舍得舍得,到底是哪位老祖宗造出来的,有舍才有得?这个世界上让人最无力的事就是社会舆论环境。很多俗话我不信,可胳膊拧不过大腿我深信不疑。反抗,顶多死在了倒塌的柏林墙下。


樱花只开一季,真爱只有一次,一个时代结束了,属于那个时代的一切也都不复存在了。物质是运动的物质,他们再也登不上同一架飞机,再也不能并肩走过同一个机场。我很悲哀,明明是开心的日子,怎么我如此难过。明明他们现在就在一起,我却疯狂想念曾经。


回忆是我很擅长的事,可你们不行。走好你们的康庄大道,别回头看我。


你们的未来波澜壮阔,它是远洋,我们只是流散在其间的群岛,孤独执拗的守候,停留在岁月洪流,屹立的身躯是我毫无保留去交代爱的姿势,扎根的静默是我誓死抗争的捍卫坚守。我也许枯槁,也许被冲蚀得体无完肤,也许永远是置之脑后无关紧要的遗忘。没关系,我依然喜欢你们,因为喜欢能够温柔包容原谅一切。我不如珊瑚藻的斑斓,不如海豚蓝鲸水母章鱼的活力,不如你们翻卷而过掀起每一个巨浪的磅礴。我不过是一抔死在你们广博生命里亿万分之一的埃土,我看着你们在我眼前淌过,只想着你们要替我去到遥遥远方。今后的日子,你们继续负责奔流,我继续负责恪守。


好好唱歌,好好长大。




——————————

加粗部分均为引用

分别来自普希金 《叶甫盖尼·奥涅金》  北岛《白日梦》  尼采《善恶的彼岸》  ubadbad《人生海海》  太宰治《人间失格》  木心《巴珑·五岛晚邮·一月六日》  罗伊·克里夫特《爱》  席慕蓉《初老》  声色永相随《观察家日记》  cham《插门随笔》  舍命扛双王  卡勒德·胡塞尼《追风筝的人》  王家卫《花样年华》


下划线均出自王俊凯王源


标号1—8均为凯源梗(之后放详解)


此外所有 均为本人所写

不开放任何形式的商用授权 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有人看的话)

本文揣测正主内心 皆凭实锤 略有脑补成分

自行理解 本人概不负责 如有不适出门左转

——————————

以上引用内容没有授权 不妥删

表白全员

评论
热度 ( 5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